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少年战歌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五章,恍然大悟

第六百七十五章,恍然大悟

        少年战歌正文第六百七十五章,恍然大悟屯巴皱起眉头,气恼地道:“敌军是怎么无声无息把我们包围的?!”抬头看向众将,众将面面相觑,也都是摸不着头脑的模样。屯巴皱眉道:“威楚府驻扎有两万兵马,南涧城也驻扎了一万兵马,就算敌军突然抄袭我军后路,怎么我们之前一点都没有察觉到?那两地的兵马都干什么去了?”众将哪里能够解答这个问题,只感到大明军行动当真有鬼神莫测之能,心中不由得十分惶惧。

        屯巴放下心头的疑惑,稍作思忖,下令大军立刻乘夜色退入赵琰城内,然后伺机采取行动,同时派出亲信将军即刻轻骑赶回国内,求国王陛下派军救援。

        半夜时分,屯巴留战象部队断后,大军离开营垒,缓缓朝赵琰城退去。整个行动十分顺利,大明军并未出现。

        大军退入城内,屯巴立刻布置防守。不知不觉,天边显出鱼肚白,原本被黑暗笼罩的大地渐渐地明亮起来。就在这时,城外的薄雾中出现了人影晃动。正在瞭望城外的蒲甘哨兵立刻紧张起来,赶紧敲响了铜锣,原本还在梦乡中的蒲甘将士惊醒过来,在军官们的吆喝声中,纷纷进入戒备状态。朝城外看去,只见薄雾中几十个人影正在朝这边急奔而来,虽然人数不多,然而城墙上的众人却是不由得紧张起来。

        屯巴等听到警报声,赶紧赶到城墙上。朝城外眺望,见只有几十个人影,原本紧张的心情不由得放了下来,随即疑惑起来,喃喃道:“只有几十个人?是大明军吗?”

        不久之后,那几十个人奔到了城门下。这时雾气也散了,城墙上的众人清楚看见来人身着己方的衣甲,俨然是己方的将士。只听见其中一人用蒲甘语喊道:“快打开城门,我是蒙托撒!”众人听到‘蒙托撒’这个名字,都是一惊,这蒙托撒不是别人,正是屯巴留下镇守威楚府的大将。先前,蒲甘大军一路势如破竹,不过屯巴并未被胜利冲昏头脑,对于一直没有露面的大明军他始终存有警惕之心。因此在蒲甘大军攻取了威楚府之后,屯巴便留下蒙托撒率领两万兵马镇守威楚府,以防止被大明军抄袭了后路。这威楚府在洱海东南两百里,位于鄯阐府正西,如果大明军从鄯阐府出击抄袭蒲甘的后路,必须先拿下威楚府。换言之,大明军想要完成如今这样的战略部署包围蒲甘大军,若不拿下威楚府是绝不可能的!

        城墙上的众人听到蒙托撒的名字,吃了一惊,连忙仔细张望,果然看见那几十人中间的一人正是应该镇守威楚府的蒙托撒。屯巴有满肚子的疑问正需要蒙托撒来解答,当即下令城门校尉打开了城门。

        城外的几十人眼见城门打开,当即奔入城池,城门随即关上。

        片刻之后,蒙托撒被带到了屯巴的面前。屯巴眼见蒙托撒一身血迹头发絮乱十分狼狈的模样,不由得眉头一皱,没好气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威楚府呢?大明军究竟是怎么穿越了你镇守的威楚府,将我们团团包围的?”

        蒙托撒眼中流露出惭愧之色,随即这惭愧之色被恐惧之色所代替,朝屯巴行了一礼,随即说道:“几天前的半夜里,大明军突袭了我们,我们猝不及防,全军,全军覆没了!”

        众人听到这话议论纷纷,屯巴紧皱着眉头。如果是以前听到这话,屯巴定会十分恼怒,斥责蒙托撒无能,不过在见识了大明军的可怕威力之后,屯巴却觉得蒙托撒遭遇突袭以致全军覆没,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倒也算不上什么罪过。屯巴看了蒙托撒一眼,道:“你们猝不及防,全军覆没,那也罢了。可是为何不立刻将这个情况向我报告?”

        蒙托撒面露惶惧之色地道:“这些汉人做战,十分诡异凶悍!他们先以奇兵偷偷翻越城墙进入城池,随即夺取了四面城门。然后打开城门放大军进入,此时,四面城门已经全都被他们控制,我军战败后根本就逃不出去,逃到城门口却落入了敌军地包围之中!”

        屯巴皱眉问道:“既然如此,你是如何逃出来的?”

        蒙托撒面露尴尬之色,道:“我,我其实被他们俘虏了。只是,只是两天之前,趁着他们大军离开,守备空虚的时候领着手下几十个人逃了出来!我知道局势已经十分不妙了,担心大将军陷入敌人的圈套之中,因此一逃出来便兼程赶过来向大将军报讯!”

        屯巴眼见蒙托撒顶着一对黑眼圈,疲惫不堪的模样,知道他所言非虚,不由得有些感动。叹了口气,皱眉道:“你还是来晚了!”蒙托撒一惊,问道:“出什么事了?”

        屯巴便将昨日大明军交战不利的事情说了出来,随即又说了大明大军在东南方向和西边同时出现的消息,己方已经陷入大明大军三面重围之中了。蒙托撒震惊不已,他虽然想到大明军突袭威楚府的目的就是针对己方主力大军而来的,可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竟然会有近三十万大明大军对己方大军形成合围的态势。按照大将军所言,昨日己方近二十万大军面对对方不到六万兵马,居然也只能勉强打成一个平手,如今被对方近三十万大军包围,只怕一个不小心便是灭顶之灾的下场了!

        屯巴皱眉道:“如今形势险恶,让人恼火的是,天竺大军竟然早已经不告而别了!”蒙托撒吃了一惊,他原本还在想有天竺人在侧,突围或许问题不大,却没想到天竺人竟然跑了!连忙问原因,屯巴便将天竺人屯放粮草辎重的基地腾冲府被燕云军突袭的事情说了出来。

        蒙托撒惊疑莫名,皱眉道:“大将军,大明军突袭天竺人的粮草基地可能也是冲着我们来的?”屯巴流露出不解之色,随即明白了,皱起眉头,点头道;“不错不错!大明人突袭天竺人的粮草基地,逼退了天竺人,如此一来,我们便孤立无援了!他们便趁此机会三面围攻,他们是要一举歼灭我们!”众人听到这话,都是面色一变。然而蒲甘人如今就算是明白了大明军的企图,也已经晚了,所谓事后诸葛了亮,马后炮,还有个屁用。

        与此同时,史连城率领的十二万主力大军已经开到了龙尾关下,对于蒲甘人的三面合围至此,完全完成了。正如屯巴和蒙托撒推测的那样,燕云军老早就制订了一套做战计划,这个做战计划的第一步便是分割天竺大军和蒲甘大军,因此史连城便令占金国率领玄甲军昼伏夜行,绕远路直插腾冲府。得手之后,便立刻展开第二步行动,以华胥杀手为先导,引领大军出其不意的攻取了威楚府,随即大军分成两支,汉中军由威楚府北上,而史连城率领的十二万大军则继续向西,然后折向北。此时,天竺大军已经因为腾冲府被袭粮草被毁而全军急退,蒲甘大军彻底落入了大明军的包围之中。

        史连城进入龙尾关,与黄信和大理军守将段弼相见,寒暄了两句之后,话入正题。史连城道:“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蒲甘人已经陷入了我军的重围!我打算一天之后,便对蒲甘人发起全面进攻!”黄信和段弼都十分兴奋的样子。史连城问道:“凤羽郡方向和大理城,有什么情况吗?”

        段弼立刻抱拳道:“都一切正常。”

        史连城问道:“那段至纯还没有攻破凤羽郡?”

        段弼摇了摇头,道:“凤羽郡岂是那么容易就能攻下的?根据最新的情报,那段至纯一直屯兵于凤羽郡城下,到目前为止还未展开攻城做战,想来是因为凤羽郡坐拥地势易守难攻,段至纯一筹莫展。”

        史连城思忖着点了点头,道:“没有问题就好。如此一来,只要我军一举歼灭了蒲甘大军,那么局势便基本稳定了!”看着地图思忖片刻,对黄信和段弼道:“你们继续守卫龙尾关,有任何情况,立刻向我报告。”两人抱拳应诺。

        当天晚上,史连城就回到了城外的军营中。第二天一大早,大军开拔,往赵琰城开去。而与此同时,北边司行方所部第八军团,东南孙偓所部汉中军,也同时朝赵琰城开进。中午前后,三方大军先后出现在赵琰城城外。蒲甘人眼见大明大军三面合围,旌旗云涌,军容鼎盛,不由得骇然变色。还未开战,胆气便已经落了三分了。

        蒙托撒向屯巴建议道:“大将军,敌军势大,若不先打落敌军地气势,这场战争我们就已经输了!”屯巴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想道:‘大明军虽然强大,然而战将却不见的有我军彪悍!若是能够以战将阵斩对方几名战将,对于我军来说将是十分有利的!’一念至此,当即扬声喊道:“蒲甘的勇士,是让敌人见识你们英勇无畏的时候了!”众蒲甘悍将闻言,不由得热血沸腾,齐声呐喊起来。

        城门打开,只见一名蒲甘悍将提着一柄巨大的弯刀,骑着矮种马冲了出来。城墙上,号角声呜呜大响,蒲甘将士一声声呐喊。

        那蒲甘悍将策马奔到双方之间,看了住吗,用蒲甘语言大声叫了几句。史连城身边的一个军官当即翻译道:“我是蒲甘帝国大将桑坎,你们汉人谁敢和我决一死战!”

        史连城不禁笑了,看着场中那个正在高声叫唤的桑坎,道:“有意思!南蛮小国,居然胆敢向我们叫阵!”第四军团统制官滕戣朝史连城抱拳道:“大将军,让我去砍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蛮子!”滕戣,原明教手下最强悍将之一,杨鹏收留明教后,包括滕戣在内的很多人都投奔了大明。

        史连城点了点头,滕戣当即策马而出。燕云战鼓声轰隆隆大响起来,将士们一声声呐喊,声震云霄。

        滕戣策马奔到桑坎之前,勒住了战马,大声道;“老子是燕云悍将滕戣!”桑坎叽里咕噜地大叫了几句。滕戣听不懂,料想绝非好话,眉头一皱,没好气地道:“他妈的废什么话!”说着,便催动战马朝对方冲去。桑坎见状,当即也催动战马迎了上去,双手举起巨大的弯刀,嘴里哇哇怪叫着。双方将士一阵阵呐喊,此时,每个人的热血都沸腾了。

        转眼之间,双方相遇,桑坎大叫一声,挥舞弯刀朝对方砍去,由于桑坎的坐骑矮小,他本人也很矮,因此弯刀便对着对方的战马脖颈斜斩而去。滕戣双手运枪自下往上一挑,登时将对方斩来的弯刀给挑了开去。桑坎只感到一股大力撞来,手臂以及手中的弯刀不受控制地向上猛地一甩,随即就感觉拿捏不住,弯刀脱手,飞了出去。桑坎大惊,就在这时,只听见尖锐的呼啸声传来,眼见对方长枪对着自己的胸膛疾刺而来,不由得吓得魂飞魄散!想要躲闪,哪里来得及,听见扑哧一声响,随即看见对方的长枪已经洞穿了自己的胸膛!

        蒲甘将士骤然看见双方一个交错,桑坎就被对方一枪挑飞了出去,不由得大为惊骇!一阵阵的呐喊声嘎然而止,人人面露惊恐之色!

        大明军的呐喊声更加响亮,如同山崩海啸一般。史连城笑道:“敢来挑战,还以为有两把刷子,搞了半天居然如此不堪一击!”

        屯巴只感到遍体生寒,随即觉得无论如何不能让大明人占到上风,当即喝令道:“你们都去,务必杀了那个大明将军!”众将应诺一声,奔下城墙,随即只见十几个蒲甘战将鱼贯似的冲出了城门,哇哇怪叫着朝战场中间的滕戣冲去。滕戣眼见对方十几员战将冲来,大为兴奋,大声道:“来得好!爷爷刚才还没过瘾呢!”

        十几名蒲甘战将从滕戣身边冲杀过去,随即围住滕戣厮杀起来,十几个人围住滕戣如同走马灯似地围着滕戣直转,十几样兵刃不断往滕戣身上招呼!滕戣全力挥舞长枪,硬是封住了十几件兵器的进攻,兵刃碰撞的大响此起彼伏!屯巴瞪大了眼睛,紧握住双拳,口中念念有词,他迫切地期望看到那个大明悍将被砍倒下去的景象,然而那燕云悍将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一人对十几人,竟然毫无败象,如同与群狼鏖战的猛虎,越战越勇了!

        呼延必显眼见滕戣与敵将打得热闹,不由得手痒起来,当即向史连城请战道:“大将军,滕戣一个人对付十几个人恐怕有失,我去帮他吧!”史连城点了点头,道:“也好!速战速决!”呼延必显应诺一声,当即催动战马奔出了军阵,朝双方厮杀的战场疾驰而去。

        屯巴眼见另一名大明悍将冲向战场,不由得紧张起来。正在围攻滕戣的众蒲甘战将,眼见另一名大明悍将杀来,随着一名蒲甘战将的呼喊,一半的蒲甘战将分了出来,迎上呼延必显。只见七名蒲甘战将策马急冲,高高举起兵器,口中哇哇怪叫。转眼之间,呼延必显便冲入众蒲甘战将中间,登时只见寒光飞扬,两名蒲甘战将惨叫一声摔下马去。

        双方交错而过,勒转了马头。剩下的五名蒲甘战将眼见双方一个交错,己方便损折了两名战将,不由得心中恐惧。就在这时,呼延必显呐喊一声,再一次策马冲了上来。五人一惊回过神来,下意识地催马呐喊迎了上去。

        双方再一次交错而过,又有两名蒲甘战将被斩落马下。剩下的三个蒲甘战将恐惧异常,就在这时,另一边传来接连几声惨叫声。三人心头一惊,不由得循声望去,赫然看见与另一名大明悍将鏖战的己方战将只剩下了两个人了。三人斗志全消,不敢再战,不约而同勒转马头朝城门口狂奔而去。呼延必显策马追赶,蒲甘人的矮种马或许耐力出众,然而短距冲刺无论如何也无法与大明战马相提并论,转眼之间就被呼延必显赶上了,呼延必显挥刀砍杀,咔嚓咔嚓两声,两名蒲甘将领被斩落马下!剩下的一个吓得魂飞魄散,整个人伏在马背上朝城门没命地狂奔!呼延必显手一挥甩出了长刀,长刀瞬间飞过两人之间的空间,噗的一声洞穿了正在狂奔的蒲甘战将的胸膛!蒲甘战将惨叫一声,身体一歪栽下马来!

        呼延必显策马奔到那个蒲甘战将身旁,眼见那蒲甘战将趴在草地上,一动不动,鲜血狂涌而出,已经浸染了一大片草地,呼延必显的长刀就插在那蒲甘战将的背上。呼延必显俯身下去,收回了自己的长刀。扭头朝滕戣看去,只见与滕戣鏖战的蒲甘战将也全都倒在了草地之上,不由得一笑,大声道:“没想到你比我快了一点!”滕戣没好气地道:“我一个人能够对付,谁要你来多事!”呼延必显骂道:“操,老子倒是多管闲事了!”

        他两人在那里瞎扯,城墙上的蒲甘将士却是魂飞魄散惶恐到了极点,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己方十几个勇猛的战将,面对对方仅仅两员战将,无法取胜倒还罢了,居然顷刻之间就被砍瓜切菜似的杀得片甲不留了!蒲甘将士无法相信这种事情,只觉得这简直就是一个不真实的可怕的噩梦!

        咚咚咚……大明战鼓声一下下大响起来。呼延必显和滕戣当即停止了瞎扯,策马奔回军阵。随即战鼓声越来越响亮,随着史连城右手向前一挥,一万将士当即脱离军阵朝对方城池奔涌而去!只见烟尘荡荡,洪流滚滚,城墙上的蒲甘军将士面色一变,屯巴扯着嗓子吼道;“敌人进攻了,准备战斗!”蒲甘将士当即做好准备,然而所有人的眼中却都流露出惶惧之色。

        与此同时,北方和东方也是战鼓轰隆,显然另外两个方向的大明军也发起进攻了。轰隆,轰隆,轰隆……,突然惊天动地的巨响响成一片,好似天穹崩塌,好似大地塌陷,蒲甘人惊惶之中,只听见噼里啪啦的巨响从北城墙方向传来,只见原本耸立的城门楼好似遇到了什么可怕的巨力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崩塌了!屯巴等人惊疑不定,屯巴情不自禁地喃喃道:“一定又是那种可怕的武器!一定又是那种可怕的武器!”屯巴等人是见过大炮威力的,此刻耳听见天惊地动的威势,眼看见摧枯拉朽的威力,自然而然便想到了大明军的大炮,不过蒲甘人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那种堪比天威的武器究竟是什么东西。

        “敌军到城下了!”有人惊呼起来。屯巴等人回过神来,赶紧朝城外看去,只见大明军的攻击浪潮已经逼近城墙了!己方弓弩手正在拼命发箭,箭雨漫天飞舞,然而燕云军以盾牌组成一片巨大的帐幕,蒲甘人发射的箭矢几乎都被那帐幕遮挡住了,根本就不能对大明军造成多少损伤。屯巴扯着嗓子吼叫着命令将士们发箭,他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也只能让大家尽可能地放箭!

        突然,那盾牌组成地巨大帐幕消失,大明军举起强弩发出了一波强劲的箭雨,箭雨呼啸着飞跃城头,许多蒲甘将士中箭,一些倒在城墙之上,一些从城墙上摔落下来,惨叫声响成了一片。

        大明军趁此机会冲到城墙下,架起一架架云梯,随即顺着云梯朝城墙上冲去,一时之间只见大明将士沿墙蚁附,密密麻麻。屯巴急声叫道:“快投石块檑木,倾倒火油!”蒲甘将士匆忙将事先准备好的滚石檑木投掷下去,一时之间只听见轰隆隆之声不绝,滚石檑木雨点一般落下城头,大明军中血肉横飞;与此同时,滚烫的火油兜头洒下去。以大明军的强悍,一时之间也难以冲上城头。

        与此同时,其它两个方向也在猛攻城池,大明军攻势十分猛烈,蒲甘军抵挡得十分吃力。不久之后,各个方向都有大明军攻上城头,大明军如虎入羊群大肆杀戮。然而绵羊要是太多了的话,猛虎也是杀不胜杀啊!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